<>刘向荣

陈速士气高涨,只用两天就完成了自测,赶紧提交给詹季明去做测试了。陈速正想伸个懒腰休息会儿,林象南快步走了过来。陈速印象中林象南并不是个急性子的人,正好奇地看着,林象南一招手,说:“陈工赶紧去大会议室吧,梁总你也要去。刘向荣又过来了。”

陈速来公司这么久,还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只见梁江峰叹了一口气,双手一撑桌子站了起来,一边走一边还在低声地问候着谁的家属。陈速暗想这是哪路神仙,杀伤力有这么大么,能把林象南整得跳脚,让梁江峰这么斯文的人还犯口业呢。

跟在梁江峰后面进了大会议室,就听见一阵大笑声:“哎呀,江峰你来了呀,好久不见,怪想你的呢。嚯哈哈!”
陈速从梁江峰身后一看,说话的人看起来四十多岁年纪,脖子上挂着根明晃晃的大金链子,头皮刮得青森森,他笑起来的时候就看见圆滚滚的肚子上下鼓荡着。

“别,刘总还是放过我吧。”
梁江峰笑起来真跟哭似的,到一边找了个位子坐下来。陈速环顾室内,技术这边其他部门的人也来了不少。最后进来的是林象南,他看了看人差不多都到齐了,便开始主持这个会议了。

“刘总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沈阳电信直播一期的项目进展。另外还有一些点播上的事。”
林象南打开Dell笔记本电脑,一边查阅他的excel表,一边说着话。然后林象南就把目前直播系统开发的进展先汇报了一下,随即他转向刘向荣问:“刘总,你这边还有什么问题吗?”

刘向荣轻咳一声,开始说了起来:“在座的各位都是技术大拿啊,有些我认识有些不认识。
我是咱公司东北大区的总经理,以后要多多拜托各位了哈。我先跟大家说一下这个项目的背景,可能有些新来的同事不是很了解。”
他说着站起来就往白板那儿走,自己拿起了一支碳素笔,边画边说:“沈阳电信这个项目呢,一期规划用户是20万。这个数字啊,其实是很小的,因为我了解咱公司以前没做过这个,所以没敢多要。”

“我不懂技术啊,” 刘向荣画了几个无意义的圈圈和框框,又问着,“刚才林经理说的那些,我听着意思是直播系统已经开发好了呗?随时都能上线部署了吧?”

“刘总,这个得看你那边服务器准备的情况啊。要是准备好了,我们这边就可以干活了。” 接这话的是贺立强。

“对,”
林象南也补充着,“目前来看测试已经稳定了。刘总那边最好是提前一个月把服务器准备好,这样我们可以在线上试运行一段时间,然后真正到了春晚就不怕了,是吧?”

“没错、没错。”
刘向荣摸摸头皮,又嬉笑着问:“各位大拿,你们看哈。我前段时间去了趟深圳华强北,在那儿逛了老大一会儿,顺手买了几个可以看直播的盒子。回到家一看,那玩意儿老高端啦。我这里面正播着电视剧,贼好看一女地正喝水呢,一会儿就给我弹出个卖饮料的二维码来。我说这个你们保准会,林经理你看啥时候给我这边也顺手整个呗?”

陈速听了这话差点笑出声来,但看着林象南和梁江峰正襟危坐的表情,就知道这哥们不是在开玩笑,想来他们之前就被虐过好多回了。林象南心里骂着:啥时候,还顺手,直播这套技术体系好不好使还不知道呢。但林象南嘴里还是就事论事地回说:“刘总这个需求是关于精准广告投放的,我这边目前还没收到这样的要求。我们现在的工作主要是确保直播服务稳定可用。”

“这个项目老板看得很重那,” 刘向荣竟然有些不太高兴了,“我们敢在外面吹牛皮,接这些项目,也是因为有公司强大的技术力量保障啊。”

陈速有点明白这个刘向荣的路数了,他就是先吹了再说,反正达不到目的,就一杆子捅老板那儿去。陈速恍惚看见了杨昕怀那个锃亮的光头在闪着光。

“要不您再去找洪总商量一下看看?” 林象南已经是在尽最大努力克制自己了。

“好吧,好吧,” 刘向荣看起来有些心烦意乱,“那接下来说哪个?该是点播的事儿了吧?”

“直播的同事们可以先回去了。” 林象南向着大家说。陈速听了这话兔子似地就窜了出来,真是好险,没被问到头上来,算是逃过一劫了。

<>讨论部署

詹季明替换上陈速的程序以后,运行了一个晚上没有出过问题。陈速了解以后觉得心里头比较有底了,他打算把接下来的线上部署给整明白了。陈速叫詹季明去会议室等着,然后他又去运维部那边把贺立强和雷定宇给叫上了。

进了会议室,大家各自坐下,陈速走到最前面,开始说话:“各位,从今天起,直播系统要有一个大的调整了啊。主要是肖平安那边的中转服务,要用我做的边缘程序来替换。我们这个会主要是讨论线上实际部署怎么弄。”
出乎陈速意料的是,他刚说完,贺立强居然带头“啪啦啦”鼓起掌来。詹季明和雷定宇也笑着拍了两下巴掌,陈速觉得啼笑皆非,说着:“严肃点,开会呢。”

陈速随后走到白板前拿起碳素笔先画了个框,写上“source”。然后转过身说:“老贺,这个代表直播源啊,现在是在沈阳机房里吧?”

“对,给了钟展鹏两台linux服务器,他在上面编译了一个ffmpeg。目前还在测试着,对吧,雷哥?” 贺立强边说边问着雷定宇,后者肯定地点了点头。

“好,那我这边还有一个频道管理服务,我用简称吧。”
说完,陈速在白板上画框,写下“CLM”三个字母。“这是负责管理所有频道列表的,它包括每个频道的参数配置,例如频道号、缓存大小、分块大小……”
陈速一边画着图一边把频道管理服务的配置给解释了一遍。

“然后是中转服务程序,我用简称CLS。”
陈速又写下了“CLS”三个字母,他正要继续解释时,詹季明这时举起了手,说:“陈总,我插个问题啊。就是我测了这么久,一直很好奇这些CLM、CLS的缩写都具体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是吧,” 陈速思路被打断,回想了一会儿才说,“CLM就是Cactus Live Manage,CLS就是Cactus Live Server的意思。”

“你说的那个cactus单词是什么意思,怎么拼的,我学习一下。” 说着詹季明拿出本子就要记。

“哎,不用记,就是仙人掌的意思,” 陈速赶紧阻止了他,“没什么特别的。取个让人有印象的名字,跟别的项目有些区分,就是这样了。”

“看看,人家陈总多有内涵,以后我们管直播这套服务就叫仙人掌直播系统,” 贺立强拍着桌子说,“好了,老詹现在开始闭上你的鸟嘴,专心听陈总说话。”
詹季明闻言“哼”了一声,但撇了撇嘴果然没再出声了。

“好吧,我说到哪儿了,”
陈速回头看看白板,又继续说:“我把沈阳机房称为核心机房,这里要部署的是source、CLM和超级节点CLS。source推流给CLS,随后CLS再给下层的中转CLS节点推流。这样逐层分发,直到边缘节点,形成一个树状网络结构。”

“这个结构我们明白了,”
贺立强点着头,“直播这块儿的东西还是简单。点播那边各种服务就多了去了,配置又复杂,要了老命。雷哥,回头你好好整明白这些服务的配置细节啊。然后把一期的所有节点的拓扑图画一个出来,给洪总发个邮件,给我们都抄一个——”

正当贺立强交待雷定宇工作的时候,肖平安却打开门走了进来,大家都看着他不说话了。肖平安进来之后就看到了白板上画的图形,显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不过他看见詹季明在场,便附耳跟他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詹季明这时候望着陈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了出来:“那现在按陈总这个部署图,就没有肖平安什么事了吧?他刚才找我说又改了一版,等着我去测试呢。”

“那你就给他测着吧,” 陈速转过身拿起板刷一边擦着一边说,“反正他那边现在也不着急了,让他慢慢改吧。”

讨论完了,大家准备各回工位,陈速却把贺立强叫着留了下来。陈速低声笑说:“强哥,你好本事啊,果然让你把事给办成了。”

“嗐,又不是多大的事,”
贺立强说着,脸上泛起黑亮的光,“洪总不老催着我赶紧上线部署嘛。我就跟他说,老詹那儿测试都不稳定,我没法弄这事。要么给我稳定的版本让我部署,不然直播这事我撂挑子了。横竖都是死,现在把我开了好过将来天天出事把我累死吧。”

“哟,这还叫事儿不大呢?” 陈速闻言颇觉惊奇,不过他也不知道贺立强是不是真能这么跟洪武青说话。

“我跟你说,陈总,”
贺立强有些痛心疾首的样,“我们干运维的跟你们写代码的不一样。你们代码写完就拉几巴倒了,但后面擦屁股就全是我们的事儿。就是测试稳定的上线都会出各种问题,别说这连测试都不稳定的,我们这不给自己找死吗?点播那会儿这事多了去了,出问题客户骂、老板骂,开发还不鸟我们。所以我听说直播立项了,我就主动要求做直播,反正点播我是干不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 陈速从没想过运维担负的那些压力,看来大家都不容易呀。

“所以,陈总你把我当兄弟,我当然愿意去冲锋陷阵,” 贺立强这话说得掏心掏肺,“你就安心把程序做稳定了,别的都不用操心。”

“强哥爽快人!” 陈速拍了拍贺立强结实的肩膀。

技术
下载桌面版
GitHub
百度网盘(提取码:draw)
Gitee
云服务器优惠
阿里云优惠券
腾讯云优惠券
华为云优惠券
站点信息
问题反馈
邮箱:ixiaoyang8@qq.com
QQ群:766591547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