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新冠确诊的事情全球轰动。但他并不是第一位确诊新冠的国家领导人。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美国东部时间下午 6 点 15 分,确诊新冠的特朗普已戴上口罩走出了白宫,走向他的御用交通工具海军陆战队一号(Marine
One)。期间,他偶尔向人群挥手,但没有停下脚步接受任何记者的提问。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道,当地时间 10 月 2 日,前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局长 Scott Gottlieb
博士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认为白宫在决定给特朗普使用 Regeneron(再生元)制药公司的实验性新冠病毒抗体鸡尾酒疗法前,一定是已经仔细考虑了所有的治疗方案了。

  Gottlieb 在 CNBC 的《Fast Money》节目中说,“给予特朗普积极治疗是一个完全恰当的决定,随后就是选择哪种治疗方案的问题。”

左二:Scott Gottlieb

  自特朗普被确诊后,白宫“出于极大的谨慎”将其送往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

特朗普到达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

  Gottlieb 补充道:“我不会在他们选择 Regeneron 的产品而不是其他制药公司产品的事实中推断出任何东西。鉴于他们所知,Regeneron
的抗体鸡尾酒似乎是最有效的产品。”

  然而,医学界并非每个人都像 Gottlieb
一样同意对特朗普进行实验性治疗的决定。一些人对向总统提供这种“特殊待遇”表示担忧,因为该药物尚未获得联邦监管机构的批准;而另一些人则指出该产品的可用数据有限。

  正如一名医生在 Twitter 上评论的那样:“没有数据,VIP 药物也并不意味着就是更好的药物。”

  白宫没有立即回应 CNBC 关于给特朗普注射抗体药物决定的评论。

  Regeneron 证实,已向特朗普提供了 8 克剂量的 REGN-COV2 治疗药物。该药物仍处于试验阶段,尚未获得 FDA
的紧急使用授权,但它提供了同情使用请求的回应。

  据 CNBC 报道,在与 Regeneron 首席科学官 George Yancopoulos
博士交谈后得知,“数量有限的患者”也在此基础上接受了该药物。

  REGN-COV2 是两种单克隆抗体(REGN10933 和
REGN10987)的组合,专为阻断能引起新冠肺炎的新冠病毒而设计。它模拟人体对外来入侵者的反应。其目的是增强免疫系统的防御能力,而不是等待人体生物过程来完成它的工作。

  这些抗体来自经过基因改造后具有人类免疫系统的小鼠,以及从新冠肺炎康复者身上鉴定出的抗体。两种有效的病毒中和抗体形成了 REGN-COV2。据
Regeneron 称,该抗体鸡尾酒与新冠病毒刺突蛋白(S 蛋白)的关键受体结合域无竞争性结合,降低了突变病毒逃避治疗的能力,从而保护人体出现突变的 S
蛋白。临床前研究表明,REGN-COV2 可以减少非人类灵长类动物肺部病毒的载量和相关损伤。

  当地时间 9 月 29 日,Regeneron 在其官网上表示,他们的 REGN-COV2
治疗改善了患有轻中度新冠肺炎非住院患者的症状并减少了病毒载量。这是基于前 275 名试验患者的数据。该公司当时表示,计划与包括 FDA
在内的监管机构“迅速”讨论早期结果。

  在 Regeneron 最初的 275 名平均年龄 44 岁的参与患者中,49% 的参与者是男性,51% 是女性;大约 56% 是西班牙裔,13%
是非裔美国人,64% 是具有一个或多个导致严重新冠肺炎的潜在风险因素,包括肥胖(超过 40%)。

  此外,Regeneron 并不是唯一一家研发抗体药物的公司,礼来和葛兰素史克也在测试单克隆抗体,专家们认为这是一种很有潜力的新冠肺炎治疗方法。

  在白宫周五提供的一份备忘录中,特朗普的医生 Sean Conley 说:“作为预防措施,总统接受了 Regeneron 抗体鸡尾酒治疗。”Conley
还写道,特朗普仍然很疲劳,但情绪很好。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从周五早上就开始发烧。

  此外,彭博社报道称,特朗普的助手周三开始感到他“感觉不适”,“似乎疲惫不堪”,但认为这与他繁忙的竞选日程有关。

  《纽约时报》同样报道称,特朗普在周四的筹款活动上似乎“无精打采”,据说周三集会归来,他还在他的专机上睡着了。

  Gottlieb 表示,如果特朗普要接受新冠肺炎的早期治疗,很可能最先想到的是吉利德科学的 remdesivir(瑞德西韦)。因为它已经获得 FDA
的紧急使用授权,但它只适用于重症的住院患者。

  Gottlieb 说:“我本以为他们会使用瑞德西韦,因为关于这种药物有比较多的数据。”他补充说,他对 Regeneron
的疗法持“乐观”态度,但现在可能还为时过早。

  不过,对于特朗普接受 Regeneron 治疗应该引起警惕的说法,Gottlieb
予以了反驳。他说,几乎所有其他美国人,在他们诊断出新冠肺炎的时候,都会由医学专业人员进行监测,希望症状不会加重。

  Gottlieb
说:“对于美国总统来说,如果你有可用的治疗方法,我认为你会提供治疗,特别是如果你了解这些产品的安全性,并且你相信它是安全的,不会使他的病情恶化。”

  然而,一些医生对用抗体药物治疗特朗普的决定持怀疑态度。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医学助理教授和执业血液肿瘤学家 Vinay Prasad 博士在 Twitter
上写道:“把未经证实的东西交给有权势的人,这是糟糕的科学和不良的医学道德准则。”

  西雅图的胸腔专家 Vin Gupta
博士补充说:“我想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病人,尤其是总统这种具有重要性的人物,接受了实验性的抗体鸡尾酒疗法。”他也呼吁白宫提供更多的信息。

  除了 Regeneron 的抗体鸡尾酒疗法,特朗普还服用了锌、维生素 D 和法莫替丁(组胺H_2 受体阻滞剂)。

  Gottlieb 说,法莫替丁治疗目前还只是“推测性”的,尽管有研究人员在研究法莫替丁是否对新冠肺炎患者有益。他补充说:“有研究表明,如果你缺乏维生素
D,补充维生素 D 是有益的,但你最好在生病前补充。我不认为这些药物有任何问题或可能造成伤害,我只是不知道它们是否会在这种情况下提供治疗效果。”

  此外,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对特朗普可能导致新冠肺炎重症的风险划了重点。

  特朗普已具备几个风险因素,属于高危群体。具体如下:

  年龄: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数据,与 18-29 岁的年轻人相比,65-74 岁年龄段的人住院风险高出 5 倍,死于新冠肺炎的风险高出
90 倍。

  肥胖:根据他 4 月份的体检报告,特朗普体重 244(约 111 千克)磅,身高 6 英尺 3 英寸(约 191cm)。这使他的体重指数达到
30.5。从理论上讲,如果是轻度肥胖的话,根据 CDC 的数据,肥胖使新冠肺炎的住院风险增加了两倍。

  男性:特朗普是男性。据权威卫生机构报道,男性比女性更容易死于或患上严重的新冠肺炎。

  其他:不知道特朗普是否有其他可能使他进入高危人群的疾病。根据他最近的体检结果,他的血压只是轻微升高。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他患有癌症、肾病、糖尿病或其他会使人处于更高风险的疾病。  

技术
©2020 ioDraw All rights reserved
携程2019校招 LRU Cache网上赚钱的门路方法,大部分人都是利用这三种方法!python保存excel文件列宽自适应解决方案分享一场黑客帝国代码雨脚本,简单好玩!免费打车!百度:北京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全面开放-bash这样的木马,你遇到过没?三分钟看懂神经网络机器翻译C语言学习笔记——指针:指针与一维数组数据抽取工具比对:Kettle、Datax、Sqoop、StreamSets在上海做什么赚钱快?这10个你可以试一试!